零突破!这些国际科技大奖首次有了中国人的名字

文章来源:科技日报作者:编辑:陈小柒 发布时间:2018年01月24日 点击数: 字体:

        国际科技论文总量世界第二,被引量世界第二;发明专利申请量和授权量世界第一;全社会R&D支出占GDP比重超过欧盟15国平均水平……在9日召开的全国科技工作会上,科技部部长万钢这样评点我国科技事业:主要创新指标进入世界前列,我国已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大国。

        除了这些实实在在的指标,更令人惊喜的是:越来越多的中国科学家,历史性地登上国际大奖的领奖台。屠呦呦、潘建伟、施一公、姚檀栋、王贻芳……他们靠着在各自领域做出的突出贡献,获得国际同行认可,为中国赢来赞誉。

        在时光长廊中往回走,你会遇见他、他,还有她…… 

        2012年,我们遇到了潘建伟院士。量子通信、测量与计算(QCMC)国际大会组委会将该年度的国际量子通信奖授予给他,以表彰他在量子物理和量子信息研究领域、特别是在量子通信实验研究领域的卓越贡献。潘建伟是获得这一荣誉的首位华人物理学家。

        4年后,世界首颗量子科学实验卫星“墨子号”发射升空。2017年8月,《自然》杂志发表了“墨子号”亮相最新成果。至此,“墨子号”圆满实现三大既定目标:千公里级星地双向量子纠缠分发和量子力学非定域性检验;星地高速量子密钥分发以及地星量子隐形传态。

        2014年,我们遇到已经从普林斯顿大学归国多年的施一公院士。他获得了该年度的爱明诺夫奖,成为首位获得此奖的中国科学家。

        爱明诺夫奖是瑞典皇家学院于1979年设立颁发的国际奖项,奖励世界范围内在晶体学领域做出重大贡献的科学家。每年获奖人数不超过3人。

        在斯德哥尔摩音乐厅,瑞典国王亲自为施一公颁奖,奖励他过去15年来运用X-射线晶体学在细胞凋亡研究领域做出的贡献。

        此后,施一公团队在结构生物学领域的突破,仍屡屡见诸报端:首次捕获真核细胞剪接体三维结构,首次报道人源剪接体的高分辨率三维结构,首次报道裂殖酵母剪接体3.6埃的高分辨率结构……

        2015年,我们遇到的是王贻芳及其团队。王贻芳作为大亚湾中微子项目首席科学家获得“基础物理学突破奖”,这也是我国科学家首次获得该奖项。

        它是对大亚湾中微子实验团队发现新的中微子震荡模式的嘉奖。《科学》杂志在线版“科学此刻”栏目评价说,此次成果完成了一幅中微子的概念图,为“中微子与反中微子行为间不对称”的实验铺平了道路。

        目前,大亚湾中微子实验的后续实验——江门中微子实验已经启动,正处于建设阶段。建成后,它将是世界上能量“精度最高”“规模最大”液体闪烁体探测器。

        2016年5月,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中科院国家天文台博士郑永春。因为在行星科学研究和科学传播方面做出的重要贡献,他获得2016年卡尔·萨根奖。这也是华人科学家首次获得此奖。

        郑永春是科普战线上的活跃分子,他写文章,录节目,做报告,将行星科学的火种,尽力播撒给更多人。“科普是每一位科研人员的责任和义务。”郑永春说。他不怕被嘲笑“不务正业”,只要有人听了他的介绍,能够感兴趣、受启发,有收获,他就觉得有乐趣。

        2016年10月,这是中国科研界的“高光时刻”。我们看到屠呦呦。这位耄耋老人几十年前在艰难条件下发现抗疟有效单体青蒿素,从而获得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。这是我国本土科学家首次获得诺贝尔科学奖项。

       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贺信中说,此次获奖,是中国科技繁荣进步的体现,是中医药对人类健康事业作出巨大贡献的体现,充分展现了我国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的不断提升。

        获奖之后,屠呦呦团队仍在研究青蒿素。她说了,要把青蒿素“做透”。团队已经发现双氢青蒿素对红斑狼疮有独特效果。老太太2018年的新年愿望,是能建成一个中医药国家级实验室,吸引高层次人才。

        时间再走到2017年4月,这回从瑞典过往手里拿到奖项的是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所长、中科院院士姚檀栋。他获得了由瑞典人类学和地理学会授予的2017年维嘉奖,该奖被称为地理学界的诺贝尔。

        “这个奖自建立以来一直颁给西方人……我从未想过自己也能得这个奖。”姚檀栋说。尽管奖颁给了他个人,但他觉得,这是我国青藏高原研究群体效应的体现,代表着国际地理学界对中国青藏高原整体研究水平的认可。

        地学研究,苦,但姚檀栋觉得幸福。他专注于青藏高原,通过钻取冰芯,解读其中包含的气候和环境变化信息。他的研究队伍常需跋山涉水,在人迹罕至的苦寒之地,向卓越成果迈进。

        当年,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之后,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张伯礼曾在一次座谈会上说,诺奖的大门已经打开了,还关得上吗?

        国际大奖的大门已经打开,第一批中国科学家已经走了出去。在他们身后,相关领域的研究队伍正在崛起。未来,会有更多人,叩开国际大奖的大门。

【打印文章】 【添加收藏】